-Glistens-
The shines on every bit of you.
[CG] 限時式私奔 (37)(朱雀生日賀♥)

-限時式私奔- 





“Let’s elope tonight.”





愈接近走廊的盡頭,基諾的腳步就放得愈來愈輕。那雙簇新的馬靴即使走在鋪了地毯的大理石地板上還是會蹩腳地發出咯咯的聲音,這讓他覺得有點失了預算,不過不至於動搖到他對自己這天的造型的自信。拜因貝魯克家的小少爺從來不是一個邋遢的人,可是也鮮少有這麼注重儀表的時候。沿路走來他的眼光就沒有停止過搜尋身邊任何可以反射光線的物體,而走到最後的這段路的時候他的眼睛幾乎沒有離開過身旁那一排擦拭得光可鑒人的玻璃窗,不時伸手去用力壓著襯衫上已經不能更畢挺的摺線。他來到那扇正日漸變得熟悉的門前站著,最終無法抑制自己伸手去抓了抓後腦勺──為免弄亂了髮型他已經忍耐了一整天──那是他在非常緊張的時候才會做出的小動作。不好了,基諾心裡暗叫,他開始覺得心跳有點快得異常。接著他好像那些準備要代表球隊上場的小男孩一樣輕輕原地蹦跳了幾下,深呼吸,伸手敲門,另一隻手悄悄地將比平時還要大得誇張的花束藏在背後。
他靜靜等著,直到聽到房間內傳出一陣慌忙地搜刮著些甚麼的聲響。他想起自己忘了些甚麼。
『啊啊……朱雀,是我!』
然後他聽到一種塑膠硬物與檯面發生碰撞的聲音,即使隔著門他仍像可以透視一般想像得到對方放下那副笨重的面具鬆一口氣的模樣。
『……進來。』
熟悉的聲線自厚重的木門後傳來。事實上同樣的誤會在這幾個月以來已經發生過無數次了。

『嗨,基諾。』
基諾從門口處慢慢走近的時候朱雀正低著頭致力研究案頭上的文件,只是隨意打了聲招呼。忽然一束巨大的玫瑰花堵在他眼前讓他不由得嚇了一跳。他抬起頭,發現基諾臉上堆滿了濃濃的笑意。
『生日快樂!』
朱雀先是稍稍仰起頸好像在思考著些甚麼般眨了幾下眼睛,然後轉頭去看檯面上的電子跳字鐘上的日期顯示。接著他揚起臉看基諾,一臉茫然的表情。
『我忘了……』
『……我知道。』
基諾不禁因為自己事先就預計到會出現這種情況而洋洋得意起來,而這絲毫無損他高昂的興致,相反的甚至連對方這種和從前一模一樣的地方都讓他覺得非常可愛。
『吶,現在要怎麼辦?』
基諾故作自然的試圖用平日那種漫不經心的語調引導話題到事先安排好的環節,雙手插進牛仔褲的口袋裡調整好慵懶的站姿。
『……不如我們出去兜兜風?呃、我是說,我把車開來了……』
他說,一邊提醒著自己要盡量讓這聽起來像是一個隨機的念頭。朱雀本來整理著玫瑰花瓣的手忽然停了下來,雙眼帶著為難的神情看著對方。
『對不起,基諾……可是我……』
他的眼睛幾次來回於鋪滿了檯面的文件和基諾漸漸掩飾不住慌張的臉容之間。這時基諾忽然大聲地清了清喉嚨。
『我和娜娜莉說過了……她說沒關係。』
其實他沒有,只是他有信心那個善良而能幹的少女不會介意。
『真的?』
朱雀提高了聲線確認,基諾則馬上堅定地點點頭。
『那……等我一下。』
放下手上的花束,朱雀帶著些微的遲疑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轉身走向房間角落處推開更衣間的門走了進去。小心確認過對方將門關牢了之後,基諾終於忍不住跌坐在朱雀剛剛離開的轉椅上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數分鐘後門再度打開時,從裡面走出來的人已經褪下本來那身陰沉突兀的服裝,取而代之換上剪裁合身的白襯衫和淺色的七分褲。朱雀一出來便看見基諾靠在打開的辦公室房門邊等待自己,當他朝這邊輕佻地吹了吹口哨的時候,朱雀才腼覥地笑了笑。
『走吧。』
基諾拍了拍朱雀的肩,然後手臂像從前那樣自然地擱在那。兩個人一起走在同一條冗長而細窄的走廊上,他的手慢慢從身旁的肩上滑了下來靠住對方的手臂,他的左手碰了碰他的右手,碰著碰著,不知不覺就緊緊牽了起來。





朱雀的背靠著寬闊的副駕駛座側著頭望向窗外。天色在他們上車的時候就已經全黑了,而現在只要稍稍抬頭就能看到墨藍色的夜空好像畫布一樣佈置著細小的星芒。駕駛座前方的唱機傳出輕快柔和的音色充斥在整個舒適的車廂,除此之外還不時夾雜著基諾興奮熱烈地敍述著的聲線。
『……最後他居然就這樣走了,留下船上的乘客自己一個溜了呢!對了,我應該有跟你提起過,我在南非遇到的那個波蘭商人……』
他說到一半忽然自我打斷著將視線從路面上移開轉過頭去,果然,那雙晶螢的綠眼這時已經半瞇了起來。
『朱雀,你是不是累了?』
然後他看見那個本來已經下滑了一半的身體勉強坐正了起來,朱雀搖了搖頭。
『不會……』
『不要緊,離我們要去的地方還有一段路程,如果你想先休息一會兒也可……』
話還沒有說完他就感覺到肩上忽然多了一份重量,朱雀的身體往這邊靠了過來,呼吸聲淺淺的傳到他耳邊。基諾從方向盤空出沒有被枕著的另一隻手,輕輕將他的頭扶正靠在自己的肩上,即使這樣朱雀也沒有醒來。
他偷偷吻了他的頭髮,然後將音樂聲調低了一點。

半年前,基諾結束了他將近四年以來在世界各處遊歷的日子回到了他原來生活著的地方。動盪的年代開始了又結束,而當時還身在當中的他們無可避免地經歷了許多許多。歸來之後他必須要面對的改變,可不只是原來那套圓桌制服不再合身而已,此外更多更大的,關乎一整個時代的變化接踵而來。
Zero就是朱雀,這件事情他在離開之前就已經知道。也許比誰都還要更早察覺得到,儘管他從不試著去求證,他就是知道。站姿,步伐,說話時的頓點。數不清那麼多份微小的碎片,一一輕易地和他熟悉的那個少年的一切重疊了起來。
正正因為他知道,所以他也同時清楚,要掀開那張面具最起碼需要的條件。
冷靜下來的時間,思考的空間,各自各的成長。
觸發起思念的距離。
他考慮了一段很長的時間,他無法繼續留在他身邊卻裝做不知情,焦急的心火足以燒死他的理智。所以那時候基諾做了一個在他人看來也許單純只是另一場衝動的決定。後來再想起,他也不曾後悔。那對他來說比起孤注一擲,不如說是在儲備勝利的籌碼。
懷著那樣的決心,獨自開始了自我流放一般的旅行,會那樣做的人大概只有基諾.拜因貝魯克。

『……你換了香水?』
約莫過了幾分鐘後朱雀忽然打破沉默說道,抬起頭將下巴抵在基諾肩上,湊近他的頸邊用力嗅了幾下。
『我還以為你睡著了呢──不對,那是朱雀生日限定。』
總是不察覺自己正在做著非常危險的行為,那也是朱雀的特點之一。接著當基諾按捺不住想轉過去更深入地教導他這件事情的危險性時,對方剛好就低下了頭去。
『──你還買了雙新的鞋子呢。』
『那個也是,朱雀生日限定。』
說真的基諾沒有預期他會注意得到,這讓他覺得沒有白費心思而感到格外愉快。他在餘光中隱約感到朱雀別開了臉。
『……反正不是甚麼重要的日子。』
基諾偷笑了一下。以前好像也聽他說過類似的話。
『很重要喔!因為是紀念朱雀誕生的日子呢……非常非常的重要。』
以前,好像也是這麼回答他的。基諾轉過頭來發現朱雀有點反應不過來地看著自己這邊,然後很快又低下頭來,雙手手指絞在一起。
『……謝謝你。』
那種樣子就跟那時候那個穿著純白色燕尾制服的少年一樣,每當有人為他做了些甚麼就露出一副受寵若驚的神情,哪怕只是多麼微小的事情,他也會表現出驚喜到讓人心疼的樣子。基諾則是快要高興得難以自己,這半年以來發生過讓他高興的事情很多,而這次的大概可以排到朱雀第一次自己摘下Zero面具的後面──不是『我已經沒有那種東西了』,也不是『你不須要這樣做』,而是一句簡單的謝謝。
『這麼快就這麼感謝我的話,我怕你接下來會不知道該怎樣報答我喔……』
基諾故作神秘的說道,嘴角的弧度無法自制地愈來愈上揚。車速漸漸開始減慢,車子駛進了一條兩旁種滿樹蔭的窄路。一直默默觀察著路旁的景物的朱雀忽然坐直了身子,像隻警覺的小兔子一樣往車窗外四處張望著。
『基諾,這裡是……』
他遲疑地看向基諾。而對方正停好了車子,朝著他展開熟悉的笑容。





朱雀壓抑著心中一大串疑問被基諾拉著急步穿過一片開闊的草地。夜間的庭院漆黑而寂靜,七月初的夜晚偶爾有一兩陣晚風略過,除此之外就只剩下若有若無的夏蟲鳴叫和兩人踏在草坪上的腳步聲。雖然是在昏暗的環境之中,基諾的行動卻完全不受阻礙。他想必是連地上每塊小石每處凹陷的位置都瞭如指掌,朱雀心想一邊被基諾的手緊緊握住──誰叫這裡是他家的後花園呢。沒錯,兩人正疾步走在拜因貝魯克家的庭院裡,雖然朱雀還不知道他們為了甚麼而來。
『在這裡等我一下。』
他們走到了離燈光稍微有點遠的一個角落,朱雀隱約覺得面前幾公尺的地方有一座小型的建築物,但還未充份適應黑暗的雙眼無法辨明。基諾在他耳邊留下了一句話,然後自己繞開了身影隱沒在夜色之中。
『……基諾?』
足足經過兩分鐘之後朱雀忍不住小聲的呼喚起對方。正當他猶疑著該不該動身去尋找的時候,一下響亮的『啪嗒』聲代替了回應一般劃破了靜默。

四周所有的燈火一下子全被點亮了起來,現在他可以看清楚這裡到底是甚麼地方了。那是一座中央升起的的圓亭,沿著平坦的階梯走上去的底部是打磨得光潔平滑的木質地板,亭身從拱形的頂部到象牙色的柱腳都綴滿了正在發出金黃色亮光的小型燈泡。朱雀站在原地轉了一圈,發現庭院裡每一盞燈柱一時間全都亮了起來,耳邊漸漸響起了緩緩淡淡的舞曲。簡直就像一場露天舞會一樣──只是今夜的參加者僅僅只有兩人。
『這也是──朱雀生日限定!』
基諾從另一邊的階梯走上來,來到圓亭的中心朝朱雀伸出手,臉上的笑容就和他十七歲的時候一模一樣。朱雀就像才剛回過神來一樣緩緩的踏上那幾級樓梯,被基諾拉著他的手來到中心處。
『好厲害……好漂亮。』
朱雀仍然停不了四處張望著,他仰起頭,發現連頂部的裡面都有好幾百顆精精細細的燈飾,彷彿細碎的寶石一樣鑲滿了整個天花。
『是吧?雖然佈置的時候非常花功夫……可是看起來真的很漂亮呢!』
朱雀本來仰得高高的頭忽然垂了下來。
『咦……佈置?你自己?』
基諾也學著朱雀抬起頭緩緩轉動著脖子觀賞著頂上那些閃閃生輝的光點,一邊輕描淡寫的開始回答。
『是啊……你不知道這裡本來的樣子有多嚇人,這些柱子上面爬滿了不知從哪裡長出來的蔓藤,光是清理它們就花了我三天時間。那些小燈泡纏在一起的時候也挺讓人氣餒的……』
他語氣平淡的說著慢慢重新低下頭來,當他看到朱雀的表情時忍不住笑了出來。
『不過……每次只要想到可以看到你的這種表情,就覺得怎麼樣都無所謂了。』
他本來放在他肩上的雙手慢慢移到了他的雙頰上,看著那雙幽綠的大眼努力地眨動著似乎想將裡面多餘的水氣盡快吞回去。
『吶,比起這些……朱雀,來跳舞吧!』

基諾語氣輕快的說完,退後一步做了一個鞠躬行禮的動作。然後他伸出右手去摟著朱雀的腰,而左手去握住他的手,表情忽然認真了起來。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掌握起了節奏,自然地隨著音樂的節拍踏出了舞步。
『基諾,你知道我不是很擅長跳舞……』
朱雀有點不知所措地緊盯著自己的腳尖,他常常覺得自己或許永遠都不可能拿到拍子。
『──你已經在跳了。』
那聲音就像帶有魔法一樣,朱雀禁不住慢慢的抬起頭來,看見基諾給了他一個『沒問題的』的笑容。於是他開始盡最大的努力抑制自己不要再低下頭去察看自己是不是馬上就要踩到對方的腳,並且試著放鬆去讓基諾帶領著他的身體緩緩地轉圈。儘管他並不敢完全相信,但漸漸地他開始覺得自己似乎真的是在跳著舞。
『現在的也是,朱雀生日限定的舞步……』
『──夠了,基諾。』
這次朱雀實在忍不住打斷了他。他曾經偷偷懷疑過他後來是不是又長高了一點,因為現在兩個人幾乎貼在一起的距離使他必須將頸往後仰到極限才能直視他的臉,看見那雙澄澈的藍眼輕輕地瞇成笑著的樣子。
『你現在知道了,對我來說,這就是一個這樣重要的日子……』
他在他耳邊輕柔地說著,忽然停止了腳下的舞步。基諾挽住朱雀的腰將身體往前傾,兩人的臉漸漸靠得愈來愈近,直到可以呼吸到彼此的氣息的時候,朱雀閉上了眼睛。





『……朱雀,你肚子餓不餓?』
朱雀覺得這或許才是整個晚上最讓他意想不到的一刻。





『──朱雀,過來過來!』
經歷了剛剛出其不意地氣氛全毀的瞬間,朱雀對基諾不知道從哪裡突然變出來一個巨大的蛋糕盒子也一點都不感到奇怪了。他只好嘆了一口氣,乖乖的走到基諾坐著的那一級樓梯旁空出的位置也坐了下來。
『……基諾,你的手怎麼了?』
看著基諾興奮地掀起蛋糕的蓋子時,朱雀忽然注意到他的右手有幾根手指裹上了厚厚的創傷膏布。聽到問題時基諾的肩膀明顯地抖動了一下,然後他好像有些尷尬的用沒有受傷的那隻手去抓了抓後腦的頭髮。
『那是因為……我不知道原來烤完蛋糕的烤盤有那麼燙……』
朱雀『噗哧』一聲地笑了起來,接著漸漸笑得腰都彎得快要摺起來了。
『……哈哈──嗯,對不起……』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重新坐正了身子伸手去擦眼角不小心擠出來的淚水,見基諾手上沒有動作他慌忙轉過頭去想道歉,沒想到對方正愣愣地看著自己。
『……我好久、好久沒有見你笑得這麼高興了。』
基諾微笑著說道,伸出手輕輕撫上朱雀的臉頰。朱雀覺得自己好像被施了魔法一樣無法不去看基諾的眼睛,那雙溫柔得像水一樣的眼睛,還有那張讓人放心的笑臉。
『基諾,你為我做了太多事情了……』
朱雀垂下了目光,伸手去抓起基諾放在自己臉上的手將它移近唇邊,輕柔地親吻那些包紮過的指頭。
『而我卻甚麼也不能為你做……』
『──不,你做了,你做了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
基諾隨即打斷了朱雀的話,彷彿理所當然地那樣說著,甚至還自顧自的偷偷用另一隻手的指尖去挖了一大塊奶油放進嘴裡。
『……你存在著。而那樣就夠了。』
他彷彿若有所思般淡淡地說著,然後忽然轉過臉來做了一個露齒的微笑。朱雀覺得他的心臟好像已經有好幾個世紀沒有跳得這麼快過了。
『吶,朱雀……你知道,你可以去當許多人的Zero──』
朱雀再次看著基諾的臉在他的視野裡慢慢放大,放大到雙眼幾乎無法準確對焦的時候,他再次閉起眼睛。這次的吻落在他左邊的眼瞼上,他一度覺得只聽得見自己心跳的聲音。
『──只要你可以當我一個人的朱雀的話……』
總是有些時候,語言會突然變得非常非常不重要──尤其當你知道,再多的花言巧語,其實也比不上一個甘甜的親吻的時候。





可以和你一起逃亡到任何地方,可以和你一起哪裡也不去,可以和你一起做任何事情,可以和你一起甚麼也不做。

只要和你一起,只要和你一起的話……





『……蛋糕,太甜了。』





-限時式私奔-





呼…終於結束了
首先我要跟小可愛朱雀說聲生日快樂,然後很抱歉趕不及當天放出QAQ
然後關於文章,因為是朱雀生日所以是37(你有不37的時候嗎)兼無責任撒糖(毆)
有人說生日就應該多撒點糖啊,所以我就盡情的撒了XD
這已經是我的極限了啊XD如果還覺得不夠的話那我也沒有辦法了~(無辜狀)
基諾的旅行已經被我私自定義成37之間的冷靜期和基諾變成好男人的修練期了(爆)(雖然在這裡根本看不出來基諾有成長過的樣子XD)
然後生日就是限時式私奔日XD甚麼都不做兩個人甜蜜蜜的黏在一起就夠了!
p.s.基諾為了朱雀甚麼(蠢)事都做得出來XD這傢伙根本就是個王子啊!!!(?)
[2009/07/10 23:03] | CODE GEASS | 引用(0) | 留言(0) |
| 主頁 | 認真就輸了...嗎?>>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velvetlikeblue.blog126.fc2.com/tb.php/13-a61bda9d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About me...

迪迪

Author:迪迪

♪Recent Love♪
CODE GEASS - ジノスザ/スザク受
ときめきGS2 - 若主/瑛針/針谷受(笑)

♪近況♪
享用長假/遊戲/動畫/同人寫作/書籍/電影/音樂/窩在家/旅遊(矛盾?)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

只是覺得可愛才裝的(被打)

搜尋欄

RSS連結

朋友們♫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